靠北交大 2.0

不要問為何沒有人審文,先承認你就是沒有人。
#靠交4529

今年七月竟然沒啥颱風,珍跟約翰決定去浮潛看海星,約翰戴了個大袋子順便清除海洋垃圾。​

太陽很大,珍拿起霧狀防曬油噴滿自己身體。身為環保鬥士,約翰連忙阻止這場生態浩劫。​


「婆,你知道珊瑚白化的情形很嚴重嗎?你這樣擦了下海會污染到環境的。」​

「什麼?比起我下海你更在意環境污染嗎?」珍似乎沒聽明白。​

「不是,我是指你抹太多化學物質了,會危害到海洋的。」​

「什麼?你是指我的妝太濃了嗎?你今天是活膩了!」珍氣得面目猙獰,臉上的撲粉一塊塊掉落,約翰連忙翻出小掃把清理。​


「我是指防曬乳啦,科學研究說那可能會影響海洋的。」​

「那也只是可能啊。」​

「研究說很有可能,最近正在著手分析。」​

「是喔,人類光是下海可能也會讓海洋更糟糕,這樣講應該也要禁止人類吧?」​

「所以我今天才順帶要來清理海洋垃圾啊,看到最近珊瑚白化真的很心疼。」​


「白化?」珍瞪大眼睛:「你是說,防曬油會造成白化?」​

「沒錯,很令人氣憤吧。」​

「我還不多抹一點!我超想變白的!」珍往自己身上狂噴:「珊瑚能變白,一定會很開心的!」​

「你是圓堂守嗎?怎麼會知道珊瑚會開心?變白是都快死了。」​

「你又不是我,怎麼知道我感覺不到珊瑚的情緒?」​

「子非魚,魚超喜歡珊瑚!」約翰說:「看來我得為你補充一些知識了。」​



「珊瑚的顏色並不是自己的顏色,甚至我們從外側看到的樣子不是本體也沒有生命,附在上面的蟲蟲才是真正的生物。」​

「聽起來很像基進黨。」珍皺眉。​


「那些堅硬的部分是外骨骼,蟲蟲本身長這樣。」他點開圖片。​

「意外得可愛耶好像水螅,嗚呼!這可以吃嗎?」珍舔過上嘴唇。​

「好像是可以,不過別啦,珊瑚已經被長棘海星跟核果螺啃很久了。」約翰繼續:「珊瑚蟲本身也沒有顏色,是透明的,有顏色的是附著的藻類。」​

「以白種人優勢換取有色人種的政治特權嗎,」珍搔搔頭:「傑出的一手。」​


「珊瑚很敏感,即使溫度差了一些影響也非常巨大,共生藻類一離開,失去養分來源就一塊塊變成白色的,」約翰悲痛地說:「然後死亡。」​

「像麥可傑克森那樣嗎?」​

約翰不理會她,秀出珊瑚的比較圖:「這是紅珊瑚的對照圖,右邊是白化後的。雖說是紅珊瑚,其實是更漂亮的粉紅色。」​

「天,我就知道小粉紅最後都會變成台灣民眾黨!」​


「所以說,我們是不是應該改為使用環境友善的防曬乳呢?」​

「有這種防曬乳就早說嘛,還以為你不讓我擦。」​

「當然囉,天空有星星,海底也有星星,你就是人間最亮的星星啊,婆。」​

「珍,good。」​


「等等,真good?」​

「等等,星星?」​

「難道是三下國語第四課《黑猩猩的守護者》裡的珍古德?」​



沒錯,9/21珍古德將在清大舉行國際性演講,從COVID-19切入,討論自然生態保育與人類永續發展議題,中英雙語線上全球直播,歡迎各位共襄盛舉一同參與。​

真的很難得有這麼棒的機會,特地來宣傳ㄍ​


活動連結:​

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nthu.tw/posts/3402803553108982

# 系級 暱稱 理由
此區域僅限交大使用者查看

您可以打開 #投稿DEMO ,免登入即可預覽投票介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