靠北交大 2.0

不要問為何沒有人審文,先承認你就是沒有人。
#靠交5089

接受委託


長久沒有看見靠交更新。到了10/8,許右承滑開手機說,「靠交還欠二十篇文呢!」到補假的當天,又說「靠交還欠二十篇文呢!」到國慶日可是沒有說,大概沒人有心想管了。​

大怒神想念那股快感,一篇篇一遍遍按下的怒,發文者明知會被他按下怒卻還是繼續發文——只要按住怒三秒,就像發文者在幫大怒神的食指吹喇叭。這股滋味讓他難以忘懷。​

如今靠交小編尸位素餐、飽食終日,佔著茅坑不發文的行徑,深深傷透了大怒神的玻璃心。他決定前往那個傳說中的地下社團:靠北交大社申訴。​

他趁沒人注意潛入浩然圖書館一樓,穿過走廊左轉,破舊的門上寫著「靠北交大」。他怎麼知道這個地方?問他啊,我怎麼會知道。​

門沒上鎖。輕推,一股濃厚的霉味襲來,比八舍一樓抽風不良的浴室還糟糕——不對,似乎還有別的味道。一開燈,上百隻蒼蠅飛起,幾具乾癟屍骨倒在地上。​


「咿⋯⋯。」傳來一個聲音,勉強認得出是個人聲。​

「靠北,誰在那裡?」​

「靠北什麼?」​

「靠北交大!」​

「賓果答對了!」那聲音笑道:「通關密語正確。」​


一個肥宅被綁在後方的椅子上,皮膚鬆垮垮地癱在地上。​


「你是誰?」​

「在下,前任靠交小編是也。」​

「哪一任的?靠交死四次了。」​

「第三次的。我已經一年沒吃東西了⋯⋯。」​

「蛤?那你怎麼撐到現在的?」​

「我以前幾百公斤啊,光消耗這些脂肪就能活很久了。」他說:「再說,為了見到帕瓦的幸福結局,我還要活著出來!這是我的意志!」​

「好,你加油吧。」大怒神為其鬆綁。​

「我們開會討論,根據在靠交留言的常客一個個詢問意願,堯舜禪讓啊⋯⋯所以以前的靠交才如此美好。」那男人低頭哭泣:「但新來的小編沒徵得我們同意就入侵這個地方,甚至綁架我們,取得我的權限打著新靠交的名號亂搞⋯⋯嗚嗚嗚。」​

「這正是我來的目的!他們都不更新文,連續三天了誒!還一直吃文!」大怒神忿忿不平地說。​

「真是可惡,這群尸位素餐、飽食終日、占著茅坑不拉屎的壞蛋!」他說:「不想更新就找新小編幫忙啊,一定是那群人戀權!想要審核每篇文章過濾掉對自己不利的內容,卻又懶得發文!小編少說也有四五個,沒一個中用!」​

「我也這麼覺得,」大怒神點頭:「那怎麼辦?」​

「用靠交2.0吧!大家都能審核蠻不錯的!」​

「很好,我們去舉發現在的靠交小編多麼怠惰吧!」這是大怒神滿意的答案之一。他轉身走出門,那日光燈管閃了幾下。​


咔。​


肥宅舉高雙臂,如分解函式般展開一層層蝴蝶袖,那皺褶裡竟固定著數不清支細短的針鋒。他那看去臃腫的身體唰一聲飛轉,無數刺刀從肚皮縫裡探出,整個皮囊隨風升騰,離開本體,是一個不那麼胖的肥宅;然而他出招的速度竟比聲速還快,人體極限不可能有辦法反應。大怒神即將慘死刀下。​


「千枝刀。」大量銳利的尖刺射出,一字一句都是對大怒神的嘲諷:「幹是誰他媽一直在刷怒啦!」「怒我的都是智障」「怒,是不禮貌的行為」等閒話不斷出現在靠交版面。​


背影,許右承身子微彎,雙腳一蹬跳出了絢麗的後空翻,叫出了替身「大拇指喬」。大拇指喬穿著黃色襯衫,一頭紫色短髮,帶著兩個讚出場。​

「謾罵傷人無形,於我勃大寬容的怒之下何等幼稚。」大姆指喬揮舞指頭,如音樂節奏遊戲般點擊每根射來的刺刀,殘影向右滑開,刷下了怒。一則則惡意的回覆全被怒擋了下來,隨大怒神翻轉落地,針針墜在地面作響。​

「不可能!我的速度比風還快,沒辦法感應的!」肥宅往後摔下,嚇出一身油:「你怎麼會知道?」​


大怒神呿了一聲。​

「一年沒進食還活著,這點在武林上是勉強可信的。」他說:「然而靠交2.0是今年初才創建的,你怎麼可能會知道。」​


肥宅撐大眼睛摀著嘴巴,臉皮上的油不斷冒出。​

「本以為你是韋詠祥的間諜呢,還想引誘我去2.0刷怒。」他搖頭:「沒想到竟是原班人馬,有時間搞這陷阱沒時間審文,你真可悲。」​

大怒神捧起雙手上舉,橘紅的火球從掌間匯集能量。那太陽緩緩撇過頭來,一張表情瞪著肥宅。​


「交大學生已經受不了你們的更新速度了。今天人民就要反抗。」​

「胡、胡說!才沒有人這樣講!」​

「那是因為你們都把這種文吃掉了。」大怒神鬆開緊壓的雙手。大姆指喬捧著火球,整顆怒仍停在空中隨時都要爆裂:「我的五百字勸戒文就被你們吃掉;」​

「而現在,你們得面對人民的憤怒。」那顆火球逐漸加熱發光。​

「不可以!只有我們才是正統靠交!」肥宅舉起手機,作勢從粉專封鎖大怒神:「我要讓你再也無法怒我們!」​

「校名都被陽明併掉了,還在戀權。」大怒神說:「你他媽的。」​



浩然旁的樓梯側邊玻璃瞬間碎裂,風壓沿路掀開磁磚,敲破路人的頭蓋骨。滾燙的龍捲連破三層天花板,到四樓才停下,整間圖書館簡直如煉獄焚燒,邊角殘頁在空中飛舞。​


「我期許自己的手指,能夠不斷向右滑動,繼承我初見靠交那時的感動。」一個人影從濃煙裡走出。​


「這就是我名字『許右承』的由來。」​

他舉起手擋在眉前。太陽明亮刺眼的光,照在浩然前的廣場。​

Telegram: @xNCTU/5113
Facebook: @xNCTU/183672143227653
Plurk: @xNCTU/o1i3v8
Twitter: @x_NCTU/1314916103869526016

審核結果: 3 票 /  0 票
投稿時間:
發出時間:

更新時間:

靠北交大 2.0
# 系級 暱稱 理由
此區域僅限交大使用者查看

您可以打開 #投稿DEMO ,免登入即可預覽投票介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