靠北交大 2.0

不要問為何沒有人審文,先承認你就是沒有人。
#靠交5795

「能在夢中死去,」
「是多麽的幸福啊!」
「逐漸地墜入、」
「逐漸地墜入,」
「墜入到夢裡。」
鍾明軒從夢中驚醒,一身冷汗冒上他的額骨的稜線與白髮間。
「本該是我配音的!」

鬼滅之刃已上映一星期,明軒每次經過迎面而來的小學生潮,仍會暗自咬牙。托資訊產業的福,低齡幼童最容易產生偶像崇拜了,要是鬼滅在幾年前釋出,一定不會引起那麼大的迴響。
「要是⋯⋯要是夢艷是我配音的話⋯⋯」沒錯,他們一定會崇拜我的,他心想。我可以藉這個機會將我的受眾向外推廣,自從晉升為百萬Youtuber後,粉絲增長率就降了下來。明明是這麼好的機會⋯⋯,說什麼政治立場,我什麼時候有政治立場!跟蔡英文拍影片不代表我台獨好嗎!
電話響起。
「維尼好,我是國際美人鍾明軒。」
「喂?我恰恰啦。」
「你誰?這麼沒有質感的名字,還是你在揶揄我的陰柔特質?」
「我是澎恰恰,欠一屁賭債那個啦。」
「噢,」鍾明軒說:「所以你是我最討厭的老人囉?有什麼事嗎?」
「我看到你的影片了,聽說你很想配鬼滅之刃的艷夢嗎?」
「是啊,還不都你們這些掌權老人不讓我出頭。」
「誒哈哈,別這麼講嘛,我今天是想來跟你合作的,我也要籌錢拍片啊。」澎恰恰神秘地說道:「我們的卡司很豪華哦。」
「難、難道說⋯⋯?」明軒花容失色。
「沒錯。我要來拍一部咱歹灣人國產的鬼滅!」

「能在夢中死去,」
「是多麽的幸福啊!」
「逐漸地墜入、」
「逐漸地墜入,」
「墜入到夢裡。」
「卡!」澎恰恰叫道:「情緒要再激昂一點!我們這是賀歲片,只有兩個月的籌備期!」
「根本超趕超沒質感誒,才這樣的時間就要趕出來?」
「啊你當初配音不也練一天就要上場?」
「這不一樣⋯⋯!」他皺起眉頭:「我還沒跟你算帳,你行程也沒講清楚害我前天沒到場拍戲。明明跟我提的是草定時間,我怎麼確認那天要來?」
「那不就跟木棉花找你配音一樣嗎?他們也沒跟你確定結果啊。」
片場大門打開。尤秋興與顏志琳倆人逆著光邁入。
「我們是竈門秋治郎與琳豆子!」
「太好啦!」澎恰恰大笑:「鬼島之刃動力火車篇的主演來啦!」
緊接在後走出來的,是吳宗憲與豬哥亮。
「賀歲片怎麼可以沒有我呢?」豬哥亮搓搓手,蓄勢待發。
「我用穢土轉生復活的。」吳宗憲嘻嘻兩聲。
「很好,正式開拍!」

「無限鐵路走九遍~」
竈門秋治郎揹著琳豆子踏上火車。發現了炎柱豬大哥。
「這不是豬大哥嗎,真巧啊!」倆人分別在豬大哥兩側呼叫,彷彿顏尤在耳。
「是竈門秋治郎與琳豆子啊!唷,憲哥也在呢!」
「等等,你們有沒有聽見什麼?」秋治郎警覺地說。
車廂之上,好像傳來鬼吼鬼叫的聲音。此時,似乎像沙耶之歌那樣,車廂化成了肉塊,長出好多蠕動黏滑的觸手,每隻觸手的末端都是龜頭形狀。
「這不是本本劇情嗎?」秋治郎說:「我們進入的本本的幻境了?」
「難道⋯⋯這裡也有!」豬大哥緊張地摀住嘴。
「既然是在車廂頂上,那就用我的能力吧!」吳宗憲憑空變出一隻麥克風。
在屋頂唱著你的歌,在屋頂和我愛的人⋯⋯
一行人被傳送至車廂頂。鍾明軒正唱著煎熬。
「太煎熬啦!」秋治郎臉揪成一團,遮住耳朵。
「嘿嘿!見鬼啦!」吳宗憲吐舌。
「什麼?你們看得見我嗎?」鍾明軒大驚。
「你是下弦還上弦!把稱號報上來!」
「我是甲鬼甲怪,我的目標是讓所有列車上的人感染我的陰柔特質,這樣他們才會有質感。你們不覺得嗎?」
「愛無救藥,我都不知道。」琳豆子吐掉嘴上的竹筒。
「所以你們要來挑戰我的歌聲囉?」鍾明軒抬起雙手:「我可是有發過單曲的,是陳珊妮老師特地為我打造的詞曲!」
「你不要這樣,我們支持同志!我們唱過彩虹,又是男子雙人組合!」
「太遲了!用閃亮的歌聲開始現場演唱!」鍾明軒擺出pose。
當我說真話的時候我感到自由⋯⋯
「好難聽!我要哭了!」秋治郎哭道。
「欸⋯⋯你留下了第一滴淚?」琳豆子問。
「欸,」倆人提高音調:「第一滴淚!」
「這什麼大學劇梗!有夠俗!」豬哥亮用力扒琳豆子的頭。
為你流下第一滴淚 那熱淚燙傷我的臉
再也無顏 面對明天
炎之呼吸,第一式
豬大哥的馬桶蓋竄起火焰。
「雖然我不會唱歌,但我也要幫忙!豬突猛進!」豬大哥掏出一串鞭炮:「賀歲片怎麼能少得了喜氣呢?」
據傳說,鞭炮是拿來驅趕年獸的;既然能夠驅趕年獸,那就能驅鬼吧?他將鞭炮點燃,往前一甩,卻手殘甩在側邊的吳宗憲臉上,把他炸下列車。
「射歪了!這種距離你居然會射不中,你這個爛砲兵~~~」
「歹勢啦!」豬大哥瞇起眼睛。
「不喜歡我的影片就滾開!」鍾明軒召喚原力彈飛琳豆子,嬌小身軀憑空向後飛去。
「琳豆子!」秋治郎轉身後腳一踩,藉反作用力飛去接人,留下原處凹陷的印子。
「剩下你和我單挑了。」豬哥亮說,頭上冒著火。
「火爆大隊長,看來並不是這樣呢。」鍾明軒微笑。他身後竄出另個黑影朝豬哥亮衝來,身上充滿陰柔特質,看來是另個甲鬼。
「我是林進!」他伸出十指剛做好指甲的利爪。
「你不是不紅了嗎?現在一堆綜藝咖甲甲,你算哪根蔥!」豬哥亮從兜裡掏出暗器忍器往他頭部甩去。林進蹲下閃避,甩炮炸到後面的鍾明軒臉上。林進順勢伸出右腿橫掃豬哥亮下盤,大哥也老了,反應沒這麼快,整個身體失衡側摔。但畢竟他還是經驗老道,右手及時抓到林進腳踝,使用一撮火藥炸爛他的下肢;在此同時,林進雙手朝他腹腔刺去,紅色的手從大哥身後穿出。
「我摸到腫塊了。你是不是大腸癌?」
「不要碰我,我還正紅著!」豬大哥痛苦地喘著:「而你過氣了!」
「你才過世。」林進補上最後一記。
待竈門秋治郎與琳豆子趕來,豬大哥的身體已倒在血泊中,跛著腳的吳宗憲低頭蹲在一旁哭泣。
「啊啊啊啊啊!豬大哥!」兄妹抱著他的身體痛哭,沒察覺吳宗憲的舉止不太對勁。他朝空氣使了個眼色,後方隱形的鍾明軒從政治正確庇護中走出,準備讓他們與豬哥亮一起陪葬。
「不要再冒充我的身份了。」
上百隻烏鴉匯集盤旋,迴盪著吳志波一族的意志。
「什麼夢境的,能跟我的幻術相提並論?」
「這、這是什麼東西?沒聽說鬼殺隊有火影的能力呀!」
「上演真珠美人魚也沒有比較好!」吳宗憲在空中現身:「天照!」
黑色的火焰吻上另一個吳宗憲的臉龐,林進急忙脫下面具,這樣就不會被燒到了,火影都這樣演。
「萬憲天引!」
二鬼憑空被強大血繼限界查克拉給吸去,林進抽出指爪準備反擊;吳宗憲卻左手一轉以「憲羅天征」單獨將林進身子彈飛。鍾明軒偷偷自腰間抽出麥克風,被吳宗憲識破,以月讀將人定在空中創建的反同十字架。
「你媽死了。」
「不要再消費我媽!」鍾明軒大吼,身體從內而外爆開,死亡確認。
「這劇情如何?」澎恰恰問。
「一定會大賣。」豬哥亮從墳裡爬出來按讚。
https://forum.gamer.com.tw/C.php?bsn=60076&snA=6006172

# 系級 暱稱 理由
此區域僅限交大使用者查看

您可以打開 #投稿DEMO ,免登入即可預覽投票介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