靠北交大 2.0

不要問為何沒有人審文,先承認你就是沒有人。
#靠交6234

註:一切純屬虛構,請勿對號入座。​



[20:03]​


「耖你媽的,他媽今天是被狗幹到?」門重重一摔,小羅全身發抖。​


臭破麻寫那什麼東西?存心不讓我混演藝圈?​

她要的溫柔我都給她了,每天也陪她聊到半夜三四點,她有確確實實感受到我的愛啊,剩下的時間我要怎麼處理關她屁事?​


「先冷靜一下好了,聽聽以前的舊歌,回憶一下那些風光年代。」他放入一片光碟。​



愛是不可數的嗎 為何我還相信​
它不是獨行俠?​



「寫得真好。」小羅流下眼淚:「愛不是獨行俠,我就愛雙飛,怎樣?」​


⋯⋯告訴我愛不單行別害怕​



「唱得也可真好矮殺,」小羅擤了鼻涕:「這些酸民⋯⋯!總是把藝人過度放大檢視!亞美蝶舞王的事⋯⋯能算偷吃麼?我要幾個妹有幾個,那是我的實力。狼人殺有辦法盲點三狼,那也是我聰明到讓節目事先安排好!」​

「我是大高玩!我是獨一無二的!」小羅大吼,一道雷轟隆隆下來。​


。​


打開電腦,小羅發現訊息被眾多網友塞爆,索性就點開了幾個瞧瞧。​

「時間管理小達人,小羅的時間運用術?這三小東西,幹!」帳號已封鎖。​


「王希銘⋯⋯這個還有照片比較不像假帳號,這個好了。」他點開網址:「咦?這不是最近鬧得很兇的原住民立委廖國棟嗎,傳給我幹嘛?」​


小羅點開影片:「中國舞王電燒祥!觸電的那種感覺~」​

「耖,怎麼是個肥宅在打lol,是我的粉絲嗎?怎麼所有音樂都放觸電,不然就是大悲咒?」他痛罵:「難道是因為我是小豬,特地做了這個影片羞辱我?什麼國棟的,我X!」​


「微博:網友眼尖發現小羅的官方帳號雖然三小時才回應,但期間就登入了十幾次,看來十分著急⋯⋯」小羅眼球不斷抖動失焦,雙手摀住臉。​

他大力摔上筆電螢幕。​



幹,要分手就分啊,我現在就來約炮!反正那段空幹王的影片傳開多年,一定超多妹子想被我玩!小羅隨即叫了個人。​


。​


[22:34]​


門鈴響了。​

隱翅蟲妹妹走了進來。​


小羅衝上前抱住她,把頭埋進他的懷裡放聲大哭:「我現在只剩你了,隱翅蟲妹妹!」​

隱翅蟲妹妹雙手輕輕圍著他的頭:「來吧,我們都知道怎麼樣能讓你忘記痛苦。」​



⋯⋯我有一條特別了不起的神莖,越挑越帶勁⋯⋯​



「超~有~感~瞬間好幹~」​

「靠北噢,那是黃鴻升啦。」​



[23:48]​


「我得走了⋯⋯我明天還有事。」隱翅蟲妹妹說。​

「你、你不能走!你明明知道我的壓力有多大,我還要更多!」小羅眼框泛著淚水。​

「明天早上我還要接通告啊,我也要回去休息的!」隱翅蟲妹妹嘆氣:「我又不是你,時間管理沒那麼強。」她轉身。​

「且慢!」小羅帥氣地抓住他的手,像連續劇那般:「我讓你知道一個小秘密。」他四目相接,對著隱翅蟲妹妹放電。她不耐煩地等著他講完最後一句。​


「我可以讓時間變長。」小羅歪嘴一笑,露出壞壞的神情:「還不只時間唷。」​

「白痴,人家要走了啦。」隱翅蟲妹妹走下樓梯,推開大門。​



[23:53]​


「白痴,人家要走了啦。」隱翅蟲妹妹走下樓梯:「等等,你對我做了什麼?為什麼我還在這?」​

「這就是我的能力『罗生門』!」小羅大笑:「我可是原住民族的人啊,身上流著純正的血統。」他淘氣地舔了舔嘴唇。​

「我的一天有32.4小時。」​


隱翅蟲妹妹掐指一算,這個數字是24的1.35倍。​

「難道說⋯⋯!」她張大了眼。​

「正是如此,所以我們原住民才每天都那麼有精神。」小羅眨眨深邃的眸子:「來吧,我也讓你體驗一下多出的8.4小時。」​


「好好記住,等等進入我們原住民時空之後,身為原住民你絕對不可以說國語,會被台灣大眾罵到臭頭,已經有立委被罵了。不會台語沒關係,至少你每句話結尾都要加『的啦』。如果沒加,會觸犯到我們原住民的神靈。」​


「可是神靈不會抓我嗎?」​

「哎呀不會啦,都什麼時代了,神明當然是驗你身上有沒有原住民的血統呀。」小羅微笑:「妳的身體裡早就都是我的DNA了。」​

「真不愧是邏輯強!開場盲點三狼!」​


[23:59]​


「要來囉。」小羅握住隱翅蟲妹妹的手。​

「我準備好了。」​

「It’s SHOW TIME!」小羅與隱翅蟲妹妹身上出現了如同DIO發動世界的效果,七彩的震盪波往外散出——扭轉時空的音效,再迅速收回。​

世界變成灰色的。​


「把你的腳像蝴蝶翅膀那樣掰開,來做愛吧!!!!」​




[00:00]​

「好爽的啦!」​

「繼續的啦!」​




[00:00]​

「啊啊啊啊啊啊的啦!!!」​

「你是我的小~蝴~蝶~的啦」​




[00:00]​

體感時間已過了七小時,小羅因為平時早已習慣一天32.4小時,現在可還沒累呢,隱翅蟲妹妹卻早就筋疲力盡。​


「我想要⋯⋯休息⋯⋯的啦。」​

「我還要!我還沒發洩完!」​

「我不行了⋯⋯」隱翅蟲妹妹昏倒在地。​


頓時,世界扭曲變形。眼前灰色的景象幾秒內融化,原來這個時空是如此脆弱不堪;而這些液體重塑隆起成了一道高高的鐵壁。​

「糟了!她剛剛來不及講『的啦』!」小羅語句顫抖:「這樣就失去原住民刻板印象了!祖國的神靈要現身了!」​

小羅的血液開始躁動。​



身形化開,肥厚黃色的巨手掀開迷霧,紙鈔如雨一般旋轉墜落。一座巨神矗立倆人之前。​

那是習近平的臉。​



「小羅啊,你竟敢欺騙你的祖國!」維尼的聲音震耳欲聾。​

「我不是故意的!請再給我一次機會!」​

「像你背叛你身為原住民族的身份,跑來投靠強大的我國嗎?」維尼搖頭:「厲害了,我的罗。」​

「不,不,你沒有機會了。」​


小羅的青筋一條條爆出,衝破皮膚衝出血管,體液不受控制地全部炸開;血碰到空氣的剎那化成銀色透亮的液體。也許這就是需要每天代謝的原因吧,實在累積太多讓人也忍不住同情他,連頭腦裡都是精液,精蟲衝腦的傳說。​


「我不會死,我不能死!我可是亞美蝶舞王!」​


「我是,」維尼彈指:「習近平。」​

小羅的血瞬間被抽乾,枯槁身軀癱在人民幣錢堆之中,像菜花田一樣綠油油的,是小羅的歸宿。​


「nmsl。」維尼咳了兩聲。

來源: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102851001686699/posts/111319960839803/

# 系級 暱稱 理由
此區域僅限交大使用者查看

您可以打開 #投稿DEMO ,免登入即可預覽投票介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