靠北交大 2.0

不要問為何沒有人審文,先承認你就是沒有人。
#靠交3802

教育學院一樓,有一群年輕人在辦活動,看起來像是某個營隊裡的大地遊戲
我差點失控對他們大吼,別鬧了,大學生!
這樣說雖然會得罪不少人,但我覺得我們國家的教育爛,學生不懂反省去除這種團體活動裡康樂綜藝低級的劣質文化,也需要負一部份責任。

我當然知道,你不是真的想來大學讀書做學問,你是不得已為了討一份文憑才來讀大學
我當然知道,中學校園的生活很苦,上大學後需要玩樂與解放
但是,玩樂與解放不應該是透過把自己幼稚化,融入團體,反而進一步助長了壓迫者的意識型態。
舉辦活動的工人很辛苦,但是這種團隊裡明顯都有類似的氣氛,威權、官僚、家父長心態。

我印象很深刻,當年參加中華議事研習營,原本期待能和上百位來自各大專的學生會幹部交流學習,結果不僅有「小隊呼」、「營隊幣」,最後一天甚至玩起團康遊戲,用吸管傳橡皮筋去了。
更可怕的是裡面的規訓,和軍隊如出一轍,根本沒把我們當作他們口口聲聲叫的「菁英」。

有一節課在選舉模擬學生會長,開票時間漫長,我跑去另一組找同校的學生議員聊天。
這時全場最正的隊輔走了過來,神情嚴肅地對我們說:「你們再講話,我就扣營隊幣!」
你要扣就扣吧,反正你就算賺了十億營隊幣,回學校開校務會議照樣被壓著打。
議研營期間又有一次,我與幾個較談得來的新朋友跟總召說,我們不想參加模擬社團,寧願找個地方自由交流。
過沒十分鐘,一位隊輔氣沖沖地跑來,說:「你們不可以越級上報!」
我們幾個不禁笑了出來,因為他是用很認著的態度說出這句話。
越級上報,我的天哪!

這種營隊文化,我也不是沒有被感染過
高中的時候,我們每班都要參加「公民訓練」,有很多遊戲和競賽,其中一個是喊班呼。
那時我們班有一對情侶,整整兩天都不是很投入,導致有些同學看他們不太順眼,我也是其中之一。
後來想來,真的感到非常慚愧與丟臉,我竟然曾為了不積極參與這種幼稚團康活動的同學而生氣。
因為有這樣的經驗,使我能夠理解一些「活動咖」學生對此熱衷的心理。

但是到了大學,實在不應該再玩老把戲
你都不讀書也無所謂,去打工、爬山、跳舞,都比這類營隊來得有意義。
師大課活組每年暑假舉辦「社研」,有一百多位社長、系學會長、學生會長、議長參加。
照樣有小隊呼、大地遊戲、值星官、表演,還有賺人熱淚的宣誓之夜。

這些人不是都是大學裡的「領袖」嗎?從演講廳到宿舍,竟然還要兩個兩個排排走!
這還都是由前任社長、會長們共同籌備的活動
難道是自己被欺負過一輪,明年就換我電別人的心態嗎?我完全不能理解!

台灣的高等教育有很多問題,是破壞了「教育」本質中比較崇高的那部分(這意思就是,教育的本質裡也有不好的部分)
而營隊文化,則是讓「高等」降為「低等」

我也不知道該如何改變,就連一些我很欣賞的朋友,也樂於此道。
只能期待有一天,有一群學生,在參與一個大型營隊的籌備時,能夠把這些不合理的傳統和規定慢慢刪去,
最起碼要尊重報名的學員啊,不要把他們當白癡。

而如果有更多的營隊這麼做,參與的學員也許能漸漸擺脫對康樂活動和威權管訓的習慣。
我說真的,不用談國民黨,不用談資本主義,學生如果連這點意識都沒有,那才是教育最失敗的地方。

#轉 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yu.f.wang.5/posts/10155120357534062

# 系級 暱稱 理由
此區域僅限交大使用者查看

您可以打開 #投稿DEMO ,免登入即可預覽投票介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