靠北交大 2.0

不要問為何沒有人審文,先承認你就是沒有人。
#靠交4993

田乙己一到店,所有喝酒的人便都看着他笑,有的叫道,「田乙己,社會局又來場外施壓刪文了!」

他不回答,對櫃裏說,「泡一杯茶,再一碟草屯小吃。」便排出九日光錢。

他們又故意的高聲嚷道,「你一定又靠老爸的人脈辦事了!」田乙己睜大眼睛說,「你怎麼這樣憑空汚人清白……」

「什麼清白?我前天親眼見你在臉書發文,說:『少年法院不會讓我去關,你們放心!出來後改個名又是一尾活龍!』」

田乙己便漲紅了臉,額上的青筋條條綻出,爭辯道:「非法交往不能算強……犯罪!……未成年的事,能算犯罪麼?」

接連便是難懂的話,什麼「我爸局長」,什麼「兒少法」之類,引得衆人都鬨笑起來:店內外充滿了快活的空氣。

田乙己喝過半盞茶,漲紅的臉色漸漸復了原,旁人便又問道,「田乙己,你當真有高中學歷麼?」

田乙己看着問他的人,顯出不屑置辯的神氣。他們便接着說道:「那你幹嘛休學跑來我們這喝茶呢?」

田乙己立刻顯出頹唐不安模樣,臉上籠上了一層灰色,嘴裏說些話;這回可是全是「在家教育」、「休跟修不一樣」之類,一些不懂了。在這時候,衆人也都鬨笑起來:店內外充滿了快活的空氣。

在這些時候,我可以附和着笑,掌櫃是決不責備的。而且掌櫃見了田乙己,也每每這樣故意問他,引人發笑。

田乙己自己知道不能和他們談天,便只好向我搭話。今天他突然對我問道:「你上過學麼?」

我略略點一點頭。他便說,「上過學,……我便考你一考。修學的修字,應該是休還是修?」

我終於忍不住了,便大聲咆哮道:「就憑你這休學的強姦犯,也配考我嗎?」

田乙己被這突如其來的音量嚇到,踉蹌地摔倒在地,引得眾人又大笑起來,店內外都充滿了快活的空氣。

「我受夠這家爛店了!」田乙己眼眶泛紅的怒喊,還順手把桌上的九日光錢一把抓了回去,頭也不回的跑出了我們店門口。

「唉!好吧,只好先記帳了!田乙己欠九日光錢。」掌櫃無奈的說著,隨手寫起了粉板。

自此以後,又長久沒有看見田乙己。到了年關,掌櫃取下粉板說,「田乙己還欠九日光錢呢!」到第二年的端午,又說「田乙己還欠九日光錢呢!」到中秋可是沒有說,再到年關也沒有看見他。
  

我到現在終於沒有見——
大約田乙己真的改名去別的地方「非法交往」了。

唉~

# 系級 暱稱 理由
此區域僅限交大使用者查看

您可以打開 #投稿DEMO ,免登入即可預覽投票介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