靠北交大 2.0

不要問為何沒有人審文,先承認你就是沒有人。
#靠交5520

兩、三年前吧,想某件事情就是想不開,就覺得沒這個道理,掙扎了半年之後,我終於跑去一間號稱「醫生嘴巴真的有夠賤」的診所。

一坐下來我就開門見山:「我懷疑我得了憂鬱症,我不排斥吃藥。」醫生說:「願聞其詳。」我於是把我的困擾很細、很冗地從頭到尾說了一次。
說完之後,醫生點點頭:「這確實是個很大的困擾,很難處理。妳目前也符合『輕度憂鬱症』的狀況。」
我並不意外,這就是我要的結果。我看了半年的資料,《熱情洋溢》和《躁鬱之心》兩本書被翻到快破掉。當我來到這,我就是渴望幾顆美妙的小藥丸,調整血清素,讓我的生活恢復工整。

醫生又說:「我會開給妳藥。」
我節制着心裡的矛盾,輕輕地點了點頭。

突然間醫生倒回椅子,透過厚重的眼鏡看著我:「我看得出來,妳很clever,妳表達能力很好。所以我想跟妳說一個故事,一個我很少和『客戶』說的故事。我原本過著很順遂的生活,應屆考上醫科,選了我最有興緻的精神科,我有妻有子,我住在很好的房子裡。

在那件事情發生之前,我總是把我的客戶視為『病人』,而我的存在就是要『救贖』他們,讓他們好過一點。我聽著每個人慘到不行的故事,其實我一點也沒有走進他們的故事,我只是在想,要開什麼藥?多少劑量?還有,他為什麼要穿抹茶色的襯衫?。」
他頓了頓。

「直到921,我自告奮勇去災區救助,當時道路已經封鎖了,只有醫護人員可以進去。我在災區裡,第一天就吐了,好多、好多屍體,我把他們搬出來,想到他們前一刻都還會呼吸、有思想,突然間一場天災奪走了一切。

之後我離開災區,但是我滿心滿眼都是那些人的死狀,我出現一切憂鬱症典型的症狀,失眠、徹底地悲觀,甚至反覆想著『死』的問題。

也是在那一刻,我才明白,所有具有心理疾病的人,他們多少有個特質,就是『負責任』,想要承擔點什麼,想要回頭正視一個問題,想要處理、想要解決,想著想著,大腦超載就崩潰了。

我又看了一些台面上的人物,他們為什麼過得這麼輕鬆自在,因為他們擅長把責任給卸得一乾二淨,他們不會靜下心來,想一下,今天這個政策可能讓多少人活在痛苦的境地裡?這個方案可能間接逼死多少百姓?」

醫生最終下了結論:「很多時候我們看不起憂鬱症患者,卻會為了官員的駕臨而喝彩。也許這世界的本質也是一種瘋狂。」

這是我唯一一次拜訪那位醫生,離開診所後,我把藥物丟進垃圾桶。在醫生結束故事的那一刻,我的憂鬱就差不多好了大半。

我最近很常想起這位醫生的話。真的。

補充:此篇文章並不是要憂鬱症患者「轉念」,是要社會大眾對憂鬱症患者「轉念」,不要放錯焦點。然後,請按照醫生指示用藥。我的例子中,後期放大我憂鬱的原因部分來自於「我成了憂鬱症患者」,

但是醫生的說法釋放了我不少焦慮,我的身體又逐漸回到可以自我康復的狀態。但是在很多時候,情況無法如此理想,此時藥物的協助自然有其必要性。

# 系級 暱稱 理由
此區域僅限交大使用者查看

您可以打開 #投稿DEMO ,免登入即可預覽投票介面